| 执业道场 | 调查与观察: 新冠肺炎疫情对主要行业的影响及其政策支持

调查与观察: 新冠肺炎疫情对主要行业的影响及其政策支持

2020年03月12日

 
      2020开年是个不平凡的日子,新冠肺炎疫情袭来,由于疫区封城、全国交通管控,一个多月来,各行业的生产经营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首当其冲的是运输物流、实体商业、文化影视、食品饮食、酒店旅游、建筑房地产行业,尤其是那些现金流不稳的中小企业、债务或贷款多的高杠杆企业、重资产企业(因租金、设备折旧、固定薪酬等因素)则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其他如加工制造业、农业、采掘业等受上下游影响也有不小的影响。
     为了解疫情对各行业生产经营的具体影响,我们开展了对主要行业部分企业的情况调查,并就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国家支持政策落实、后续政策完善需求进行了分析。
一、新冠肺炎疫情对各行业生产经营的影

     运输物流行业:
         武汉“封城”及全国交通管控直接影响到运输物流企业交通工具的运转,铁路、航空、公路运输暂停,客运、货运停滞,给运输物流企业带来巨大压力。
         1)收入下降、成本上涨。从需求端来看,制造业的产出量下降导致其物流(仓储及配送)需求下降;从供给端来看,定期消毒、使用防疫设备等减慢生产节奏,采取隔离、限制人员流动等措施降低了劳动效率,大量国际航班暂停,需要采用其他方式替代,增加了在途时间等,导致收入下降成本上升。
         2)疫情导致上下游企业复工时间推迟、外贸额下降及市场货量下降,运输物流企业后续恢复也受到显著影响。
         3)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肺炎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有可能导致外国政府对来自中国的商品实施更严格的管制措施、国外进口商将减少从中国的采购量,导致铁路、海运、空运出口业务大幅减少,对订舱代理、船舶代理、铁路班列等也产生重大影响。
     实体商业及食品饮食:
         由于受管控影响,除超市外,实体商业、餐饮门店暂停营业,近期复业后也是客流稀少,由此对实体商业造成重大影响。
         1)营业收入大幅度减少:疫情发生后,按照政府要求,百货店、综合体等相继停业,导致收入及现金流大幅度减少,饮料、餐饮等非居家消费的行业,由于疫情期间大部分聚会取消及销售终端暂停营业,导致收入大幅下降,甚至出现亏损。
         2)运营成本、费用大幅增加:百货及综合体业态停业,但公司并未裁员减薪,员工工资正常发放,五险一金目前的政策只是缓交,为做好疫情防控开业门店增设岗位和采取定时轮岗制度使人力成本增加;由于地区封闭,公司在商品采购和销售环节物流配送成本也大幅增加;开业的门店疫情防控成本增加。
         3)资金阶段性短缺:因营业收入大幅度减少,成本激增直接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量的减少。公司属劳动密集型企业,用工成本偏高,加上近期采购成本和运行成本的增加,给资金支付带来巨大压力。
     文化影视:
         疫情期间,人员流动减少,对文化影视行业的影响也很大。
         1)疫情期间正是电影春节黄金档,受人员无法流动、聚集影响,已拍摄完成的电影不能上映,影视公司、院线等无法在黄金档实现收入,现金流入减少。线下教育等需要面对面交流的文化类业务,因无法聚集交流、面授,许多辅导班、训练课无法照常举办,使得本来希望在寒假高峰期创收的计划落空,收入大幅减少。
         2)而电影的制作期间和前期宣传投入大,相应的大量成本支出及人员工资刚性支出导致企业现金流紧张,运营资金压力加大。线下教育培训等机构的固定支出不能减少,收支平衡压力加大。
     酒店旅游:
         受人员流动限制影响,酒店业及其依托的旅游业,受疫情影响巨大,主要表现在:
         1)出行游客急剧减少,原已计划旅游或出行的纷纷退改旅游、酒店等订单,导致收入急剧下降。
         2)一些必要的支出仍然在发生,并且由退改订单带来的连锁影响等费用还要承担,企业平衡现金流入与流出出现很大的困难。 
     建筑房地产:
         1)受人员活动范围限制的影响,销售型业务工期延后,新房销售滞缓。
         2)持有型项目因对商户进行减免租,同时商业客流量大幅下降,受影响较大。
         3)建筑业因复工延后,工期可能延后,带来资金压力大。
     其他行业:
         如资源采掘、冶金加工、制造业等受上下游企业停工、延期复工、道路交通管制、销售运输渠道受限而导致供应和需求的锐减,加上本身的人员到位不足,导致开工不足,合同到达率低,产成品库存持续走高,在收入下降的同时,人员成本没有下降,导致资金回笼困难。           
二、国家支持政策的出台
         国家针对疫情防控已出台了一系列财税、金融、保障等支持政策。财税类政策主要涉及到征管方面(包括纳税期限延后)、与防控相关的税收减免措施方面、个人所得税方面、财政补助(包括专项补助和贴息)等;金融政策涉及资金支持、利息优惠、延期展期及到期违约等方面;保障政策主要是阶段性减免企业社保费和实施企业缓缴住房公积金政策,多措并举稳企业稳就业以及降低企业用电成本方面。
         上述政策普遍受到企业的欢迎,这些政策可以相应缓解企业资金压力等困难,如:
         1)除湖北外各省份,从2月到6月可对中小微企业免征上述三项费用,从2月到4月可对大型企业减半征收;湖北省从2月到6月可对各类参保企业实行免征。同时,6月底前,企业可申请缓缴住房公积金,在此期间对职工因受疫情影响未能正常还款的公积金贷款,不作逾期处理。
         2)对因受疫情影响,确有困难不能按期缴纳税款的企业,符合条件的,由企业申请依法办理延期缴纳税款,最长不超过3个月。
         3)对企业购买口罩、酒精等疫情防控物资的合理支出,受疫情影响停工、停产等发生的资产损失,以及员工隔离、治疗、观察期间的工资薪金支出,按规定全面落实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政策。
         4)对因疫情原因导致企业发生重大损失、正常生产经营活动受到重大影响,缴纳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确有困难的,依法办理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困难减免。
         5)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困难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
三、疫情之后,如何加大政
策支持

         疫情时间虽然不会太长,但疫情带来的冲击波却会绵延扩散,企业生产自救、经营恢复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企业的心声
         受调企业反映,国家和各地政府陆续出台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在具体落实中,希望有所改进:
         1)从力度方面,有些政策落实到个体涉及金额不大,申请过程并不简单,实际意义不大,期望加大支持力度。
         2)从措施落实方面,应对疫情支持企业发展的措施应避免形式主义,实施中还需当地政策一系列落地措施对接,政策要稳定,具体落地措施要到位,如:有些由于中小企业判断标准不明确,部分集团企业下属法人单位无法享受;又如:在税收减免方面存在困难企业认定标准未能量化,各地执行尺度存在差异的情况。有些省份对因受疫情影响,依法申请办理延期缴纳税款或减免的,实际执行需要先申报交税,再减免返还。
         3)从及时性方面,缓征和减免税政策在疫情发生期间不能及时享受或几乎享受不到,企业为承担保供应、稳物价、惠民生的社会责任购买疫情物资和民生物资、支付运行水电费、清扫、安检、消杀等费用,期间企业的资金问题难以解决。
         4)从支持的范围方面,出台的政策主要是对部分行业帮助较大,对其他间接影响大的企业支持力度不大,如响应政府号召的那些支持政府减租免租的商业地产、实体商业,一方面销售额下降,同时租金减免,能够享受的各项政策不多。目前生活服务业收入免征增值税,进项转出处理,实际优惠力度不大,实操中难以享受到优惠。
     观察与分析:
         考虑到各类行业有直接遭受影响的也有间接受到影响的,有集中表现影响重大的,也有缓慢显现影响的,国家宜出台更多、更大范围、更大力度的支持政策:
     一是财税方面:
         1)上述针对受到重大影响企业的减免政策,建议扩展到商业企业、物业管理企业等行业同样受到影响大的企业,建议一些已出台的税收优惠政策延长至年底。
         2)建议视疫情影响时间,适当延长今年所得税汇算清缴时间。
         3)建议疫情期间企业给予职工的加班费和补助予以免除个人所得税。
         4)建议对疫情期间未能复工或较少复工的企业发放员工工资进行适当财政补助,进行税收及“五险一金”减免,出台更有支持力的稳岗补贴政策。
         5)建议继续实施大规模减税降费,如简并增值税税率,扩大增值税可抵扣范围,允许贷款利息进项税抵扣,放宽留抵退税要求及范围,拓展到全行业,扩大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范围,增加企业所得税加计扣除政策,促进企业复产投入等。
         6)建议各地出台减免租政策,要明确相应的增值税、房产税、所得税可以减免的政策。
     二是金融方面:
         1)建议对大型企业疫情期间发生的新增银行借款享受优惠利率和财政贴息。
         2)建议对疫情期间现金流受严重影响的重点行业与企业进行输血,不断供、不断贷,产生违约的贷款企业免收违约金等 。
         3)建议出台专项优惠贷款政策及财政专项贴息资金支持,鼓励引导金融机构向煤炭等保基础、保供应、保安全的重点基础类行业龙头企业享受人民银行再贷款专项金融支持,利率及期限参照专项优惠贷款政策及享受财政专项贴息政策。 
     三是综合政策方面:                                   
         1)建议考虑实体商业等受到疫情的影响大的企业在电价方面与工业享受同等价格。加大疫情期间国有零售企业对供应商降扣及功能商户减租等的财政补贴力度。
         2)建议增加国有大型企业、商业企业的政策支持。目前出台的政策多数针对中小微企业,大型零售业不仅要防疫情稳经营,还要为承租的中小商户减免租金。
         3)建议加大对数字行业、信息行业和高端制造业的扶持力度。疫情期间,人们的消费习惯、学习教育方式、中介服务模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实体店受到线上电商的冲击,线下教育转移到线上开展,中介服务从现场服务转变为网上远程服务等,都是此次疫情影响下的因势而为的转变。国家出台相关措施加大对数字行业、信息行业和高端制造业的支持,借此机会促进转型升级正当时。
         4)在已出台较多短期的、针对部分行业的政策措施的同时,建议考虑出台较长时期的经济激励政策,如扩大财政赤字,发行国债,保证资金供应货币宽松政策,推出税收等方面定向减免鼓励企业自救的优惠政策,以支持企业在经济全面恢复并保持经济健康增长中发挥积极作用。我们注意到,各地方已经推出或正在推出振兴经济的措施,如:北京、天津、上海、重庆等诸多省份陆续推出了2020年重点项目投资计划,作为“投资、需求、出口”中的三驾马车之一的投资,可能是我们经济今年重要的动力。